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白银的河

2017-8-17 10:44:22 阅读2 评论1 172017/08 Aug17

  公寓煤气管道故障,断炊之余,没想到连热水都没有了。昨晚哆哆嗦嗦洗了一次冷水澡,实是生命难以承受之低温,今天遂去附近同事家借了一下宝地洗澡。清清爽爽地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壮丽的夕阳中是很惬意的,但想到修理煤气管道居然要耗时一月之久,仍然令人难以释怀。

  布市的冬天其实不算太冷,跟汕头湿冷的初春有些相似,就是雨水偏多。这个国家过往的阔气在满城富丽堂皇的大体量建筑里可见一斑,但毕竟是过往了,一下起雨来耐不住显得萧瑟。哈瓦那老城也有许多阔气的楼阁,都已在时光停滞的昏沉之中破碎或凋敝,而布市的老建筑则是保留着自己的干净和体面的,只默默在凄风苦雨之中流露出它的忧郁,属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忧郁。

  阿根廷的民族性格其实是多样的,北方人耿直热诚,到科尔多瓦那儿可能就会再腼腆一些,但讲起阿根廷人,往往却只被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叶障目。布市忧郁而自持,作风老派,心地或许还是不错的,可惜总要摆出上等人的姿态。此前有一次去超市采购,没留意到隔壁有人在排队,就冒冒失失地走到收银台准备结账。收银员用无奈又略带怜悯的微笑示意我们旁边有人等候,转头一看是位老太太正面有愠色地望着我们。为自己的冒失感到抱歉之余,急忙准备走到队伍后边等待。怎知老太太生硬地摆了摆手,说没有关系,让我们先结账。当时看她脸上的愠怒没有一丝的退减,就领会到这不是出于教养的谦让,而是不与傻瓜论短长的骄矜。想到此处,索性也就结了账去成人之美了。

  时常觉得国内没什么秩序,乱糟糟的,但相较之下,忽然也觉得是某种“自由的空气”了吧。

  

作者  | 2017-8-17 10:44:22 | 阅读(2) |评论(1) | 阅读全文>>

地尽头

2017-3-30 12:44:46 阅读37 评论1 302017/03 Mar30

  想来在厄瓜多尔已经呆了半年多的时间,说不定过阵子就离开这片不热不冷的土地了也未可知,而竟没有为它写过几行字,实在也只能拿心为形役来搪塞。长久的无言和倦懒仿佛是工作之后获得的某类慢性疾病,心里寂寂的却又想不明白痒在何处。今晚事情较往常来得多,却忽然想胡乱地写一写,也是有些费解。

  前几天做了一个梦,关于一场颠倒乾坤的地震。梦里站在海岸,海水漫过深褐色的嶙峋的石堆,忽然就天摇地动的,自己被翻倒的海浪和岩石卷进混沌之中,穿梭往来但却毫发无损,我猜那种感觉与太空里失重类似。以往做了什么梦,总会在太离奇的时候意识到是在梦中,遂醒过来。但这个地震的梦却很安然的,随着它去颠簸飘荡,除了有点担心其他人的安危,余下并没有什么异样。早晨醒来后总感觉它值得玩味,几天过去也没想出什么灵通来。

  厄瓜多尔是个多地震的国家。去年九月抵达的第一天夜晚,还在房间里归置大大小小的行李时,公寓就突然轻轻地摇动起来。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可感的地震,还是有些恐惧的。人在太平时越觉得自己顶天立地,在地震时那种无力感可能会倍加深刻。我不是相信人定胜天的那一派,所以当时只想落荒而逃,但手足无措之余,竟还有些担心逃命的样子不太体面,想起来还是很滑稽。跑去敲同事的房门,他们也恰走了出来,面面相觑着。问了其中一位是否需要跑下楼去避难,他竟很认真地问我外面是否还下着雨。也不知道是适应了三天两头的小地震,还是果真乐天知命。

  “生死有命,淋到雨就不好了。”心里形成了这样的句子,感到很适合放在某本荒唐又讨人喜爱的小说里,做不警世的恒言。

  之后的这半年里好像又地震了两次

作者  | 2017-3-30 12:44:46 | 阅读(37) |评论(1) | 阅读全文>>

默默的你

2016-7-8 16:53:55 阅读89 评论4 82016/07 July8

  昨天是小暑,翻了下日历是说接近初伏了。恰逢今年第一个台风“尼伯特”生成,虽然跟汕头也没什么牵连,但闷热却徒增了不少。连平常一向节俭的家母最近也几乎整天开着空调,一听到我这种天气仍然要出门,耐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一年因为毕业而且工作较早定了下来的缘故,清闲了不少。想着这之后的几年天南海北地去了,大概归期寥寥,所以现在一有时间就回家呆着,算是一个小小的偿还。但在汕头跟朋友见面的话,渐渐的那些三五成群的聚会少了很多。如今都只是一个两个的约出来小聚而已,多了一些清谈的机会,有时反倒觉得很珍贵。难得的是这段时间淮扬刚好也在汕头,虽然说是两年不见,但其实见到了还是一切如故。这也是年纪轻的好处,总归是青春漂亮的,不至于说几年不见突然苍颜白发,怔怔的让人惊惶。

  夏天的汕头天总是很蓝,广州的天有时也是蓝的,只是少了几分大海的颜色。公交车上吹着冷气,坐在窗边的位置一路看过去,最喜欢的是从金湖桥或者杏花桥经过的场景。虽然比不得海湾大桥或者南澳大桥那般连天跨海的气概,但也算得上江天寥廓了。沿河两边建着矮矮的楼房,可以联想到一些江枫渔火。记得今年农历新年时,有一天晚上坐车恰路过金湖桥,从车窗望去看到夜幕下江面开阔,映照数盏孤灯。忽的几束烟火便从江面上窜起,在夜空里绽开如绚丽流星。只是孤零零的几阵烟花不怎么显得出四海升平,反让夜色更加的暗,更加的远。转过头看到车厢里的显示牌,正写着“汕头是我家”这样的宣传口号,但不知怎的那时竟觉得十分符合心境。不在意什么盛世的图景,反倒是更稀罕这点兀自盛放的兴味。

  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附近逗留了一阵,感觉却又很不同。

作者  | 2016-7-8 16:53:55 | 阅读(89)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