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年青的时候

2017-10-26 12:12:20 阅读14 评论1 262017/10 Oct26

  好像是高二的时候,读了一些张爱玲的散文和小说,其中有一短篇叫《年青的时候》,莫名印象很深。这几年每当遇到充满仪式感(时而与形式感相混淆的某种感受)的场面,抑或看到红男绿女在热烈地感受生活(时而与自我感动或刻奇相混淆的某种情绪)的情景,脑海中就会浮现小说中描写女主角结婚场景的一句话:

  “她仿佛是下定了决心,要为自己制造一点美丽的回忆。”

  故事的情节大抵都忘了,但这句话记忆犹新。虽然不免刻薄,但还是一如既往地一针见血,从生命的肌肤处渗出凄凉。以往深信“他人即地狱”,因这世上众口铄金的事情太多,作为社会的动物逃脱不了被规则去定义和胁从。近来除自省之余,也从接触的各色人等中发觉,“自我”实在也是一座囚牢。对自我持续不断的关注,几乎可以说是一宗原罪,是我们一生沉沦的渊源以及画地为牢的滥觞。

  或是不厌其烦地谈论自己的人生故事;或是每每谈及自己都要冠以许多形容词;或是沉醉于秘而不宣的空想。肤质、血型、星座、人格、在这世间的经历和情分,种种的标签和描述,都在以完成时或将来时去给自己设下限制。想到生而为人竟如此地不自由,不禁要叹口气的。前段时间在手上纹了人生的第一个刺青,写着“人生实苦”,也算是一个写照了。苦海翻腾,运命难逃。于我而言,如果认同了这个道理,叹息其实也是一种释怀。或许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深沉的幻觉,各自投入,各取所需,各有所得,交织虽华丽,也终须各归其处——音乐都已经响起了,不妨好好跳支舞吧。

  坐在我的办公桌对面,是一个前几天刚刚过三十岁生日的阿根廷小胖妹,她生日那阵子与大家闲聊,说:

  “虽然

作者  | 2017-10-26 12:12:20 | 阅读(14) |评论(1) | 阅读全文>>

乌斯怀亚

2017-10-8 10:04:51 阅读14 评论0 82017/10 Oct8

  秋分才刚过不久,但日落的时间显然已经一天比一天晚了。晚上七点半航班起飞时,天边刚刚显露出一片狭长的夕照,直到飞机在云端了,霞光才慢慢绵延开来。大概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乌斯怀亚的色温也是低的,落日既没有燃烧感,也与人约黄昏后的烟火气相去甚远,仿佛只是心无旁骛地存在着,绝不为风花雪月做起兴之用,实在是天地不仁的某种写照。

  从乌斯怀亚回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航班,中途会在埃尔卡拉法特停靠约一个小时。等到接近这座边陲小镇时,已经完全是天黑了。从舷窗往陆地上望,没成想也是一片漆黑,只有零星几点亮光明明灭灭,像是篝火迸发出来的细碎的火星一样,与其他地方夜里的光景殊为不同。看惯了人潮拥挤的都市和高楼林立的万千灯火,不由得有些担心他们的寂寞。

  阿根廷虽以物产丰饶闻名,但富饶的却只是潘帕斯草原而已。科罗拉多河以南,从巴塔哥尼亚高原到火地岛就已经是一片荒原,或山高雪深,横无际涯,或西风咆哮,夜以继日。二十世纪初相当一段时间里,重刑犯都会被流放到这片地区,想来世界的尽头已经无处遁逃,寂寞似乎就成了这流放地的底色。如今巴塔哥尼亚成为户外运动的圣地,火地岛因为地处世界尽头,是前往南极的启航点而旅客云集,囚犯的往事也成为乌斯怀亚的旅游卖点,但它的气质里还是有某种恒常的荒凉与疏离,就在港口深蓝而平静的海波之中,在环绕着的皑皑雪山之中,在这地尽头破碎的峡湾之中。

  当时乘船从乌斯怀亚出海,去往哈伯顿庄园的海路上经过了智利的威廉斯港,世上最后一位讲Yamana语的土著如今已经89岁,就住在这个小村镇里。沿途散落在安第斯山麓还有零星的几处民居,据说总人口不超过一

作者  | 2017-10-8 10:04:51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今晚的风

2017-8-30 13:23:19 阅读20 评论0 302017/08 Aug30

  昨天刚看过《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最后一集,詹姆对瑟曦终于断念,策马扬鞭而去。君临城外荒草萋萋,忽然落下清白的雪片。知道冬天终于到了这南滨之地,天地顿时肃杀起来。

  戏里戏外,总感到今年是很奇怪的,仿佛一直在追赶着冬天。上半年是在北半球,基多其实一直都挺冷,年初的时候更是莫名的有寒潮来袭,晚上睡觉要盖着两层被子。四月份感到漫长的雨季终于要过去了,一天一天也变得温暖起来的时候,却得动身离开。中间又去了趟北京,说是开春了吧,大风却也把人吹皱。天清气朗时的北京确实是很美的,护城河波中影影绰绰的宫墙,夕阳里昆明湖边的风扶柳,夜幕下长安街一路昌盛的灯火,都在刻画京城的气象。但也是冷的,又冷又干,每天跟人握手都小心翼翼生怕触电。

  五月份又去了一次北京,那时终于有点初夏的样子了,又是另一种迷人。相比之下广东的夏天就来得早很多,六月份家里已经在开空调,还非常有兴致地顶着大太阳去高中的校服厂买了一条迟到的短裤。无奈夏日还未盛极一时,就又风尘仆仆地跑到南半球来赶赴隆冬了。

  冬天也并非不好,天气冷的时候心里是沉静的,甚至有一种莫名的敬畏和肃穆,况且如果试过酒酣耳热之后离开人群一头扎进冷风中的酣畅,便会发现绝不亚于盛夏的夜晚冰镇啤酒下肚的快感,可能还来得更有哲思与诗兴。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冬天,多的是苦雨,阴郁而凄切,跟沉沉的雾一起把城市包围,像某种不影响生活但影响品质的慢性病,实在是不舒服的。而一旦拨云见日,冬天和煦的阳光照着河港上的船只帆影,又是完全不同的光景了。天气晴好的冬日,看阿根廷人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仿佛可以一窥他们懒散天性的滥觞。在阴雨连绵

作者  | 2017-8-30 13:23:19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