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日志

 
 

又一日琐记。  

2011-05-15 01:4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记写着写着,就循着一个逐渐没落的过程,挂了。好长一篇,好短一篇,每天一篇,隔三差五一篇,没了。这个渐渐的过程把多少事物就自然地消抹了啊。无痛,无感,麻木的腐蚀,是时间高超的技艺。也是课业优秀的镇压。现在偶尔想到一些事情,想了一些话,因为丧失了记录,使得它们孤苦无依,无处可去。藏着掖着,也颇令人不适。想着,哎呀不如发条微博算了,立马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微博开始的那个阶段,没什么熟人,也不去探寻,所以自在地、随手地发送情绪。有时矫情,有时装装b,也相当愉快。算作是一种比较开明的宣泄方式(对于这种闷骚的人来说)。然而它发展过快,不知不觉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开始忙着评论,忙着回复,忙着礼貌性地关注时,也在另一面,逐渐沦丧了这种难得的自在。有些人可以对身外的一切指责与评议,置若罔闻,兀自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在自己的世界里恣情。有些人却永远都难以达到这种境界。所以他们不愿意把太多东西大咧咧地抛出来,任阳光雨露滋润。在台风过境的时候,站于窗前,手捧一杯热茶,欣赏嘈杂、安静、冷暖相互交杂的世间。此刻你觉得有话可说,但是这些话太过私己,是潜藏在湖水深处的巨兽,它偶尔掠起又迅速沉没之后,湖面上留下徐徐漾开的余波。而你无法指着那些纹理,说,这是巨兽存在的证明。

  我们就是这样无法被理解。所以需要修饰,需要收敛,而这个过程产生疲劳和倦怠。所以不知不觉热闹起来的微博,也就作罢了。

  契机是这学期的第一次月考,考砸了,寻求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来表明志向,所以就把微博顺手顶上。原本想着等期中考之后,成绩如果不错就继续写微博。但是现在期中考完了,结果还好,却再没有重拾微博的心情。所以说有些裂痕是,生拉硬扯,而一旦造成,就再也没办法弥补的啊。就像覆水难收的话语一样,还能干嘛了呢?

  今天因为行程丰富愉快,又有很好的天气,就想写写。方向好像有些错误。

  早晨,赶在闹钟响起之前醒来,取消闹钟,看着离预定的起床时间,还有半小时,觉得,时间好宽裕,可以形式地赖床一下,在床上悠闲地翻来覆去,好奢侈。其实高质的睡眠,不需要很长的时间,而适当赖床,可以使睡眠隐约变得高质起来。跟妈妈随意地交谈,灯光昏暗,她站在昏暗里,瞄着外面另外的昏暗,说,眼睛不太舒服,藏在暗处会好一些。一大早的怎么眼睛就不舒服了。

  今天的公车也按时到站。即使是绵绵的雨,乘客意外地少。走到车厢深处,在窗旁的位置坐下。阴天,地上铺着雨水,天濛濛地下着,一场打伞与否没有太大差别的细雨,空气,凉飕飕的,穿长衫,手臂很温暖。从书包里抽出英语书,缓缓背着单词,时不时看着窗外出神。想到记忆里,有一处野草丛生的荒园,藏在公路旁,枝蔓横生,无拘无束。却总也想不起是哪一条公路,哪一段的路旁。于是把视线挂在窗外的路上,望着它一大段一大段地迅速逝去,又再出现,相似,重叠,抱着无所谓的希望,等待着。然后在北郊公园那附近,看到一座小桥,小巧玲珑,桥石上有一片深绿,大概是苔痕。桥下是悠悠晃动的河水,没有看见任何浮萍,所以河面很干净。河水是褐色与深绿色混合的模样,河水深处有人家,被工业区掩住,剩下几个角落,古老得太显眼。桥边有很大的两棵花树,花朵繁茂得,简直可以叫做花丛了。一棵开深粉色的花,不知道名字,另一棵开黄灿灿的槐花。都在阴天里显得妖冶。我想到一个说法,「阴天的世界,就像复制了一层,然后混合模式改成“叠加”」。虽然这是摸过ps的人才懂得的说法,但是很真切。

  到了学校之后,差几分钟迟到,恰到好处。在座位上拿起水壶,喝了一口之后,发现水温太低了。然后早读,发呆,班主使用慈爱版的目光责备技能,所以就乖乖地跟着读了起来。无论怎样都是很喜欢读《定风波》的啊,可惜每次大家都读得太潦草,完全失却了情趣。今早Tomorrow在课上讲解英语题,不知谁隔空问了一道英语题,Tomorrow很蛮横地回应说,昨天又没问,我干嘛要讲?全班愕然,真贱啊,啧啧啧。所以下课时他说,本周的教学任务完成,下周换别的老师代课之后,获得了毫不犹豫的连续两次热烈掌声。

  放学后在教室门口聚集,高二学生会的几人,准备去聚餐。Madam作为组织者,挑了今天这个日子感冒。三三两两的其他人,也各有原因,所以最后总共也就八人到而已了。从M记提着大包小包出来,走到金砂公园里,梭巡好久确定一块草坡,席地坐下,称作野餐。金砂公园进来过一两次而已,这一次是第一次细看。它的树长得很美,林间小径也清幽可爱,是个简朴安静的好地方。在安静开阔的环境里与人相处,交谈,做不负累的事,是相当舒服的。

  拿到一个绿色的玻璃杯,没什么收集的需要,但想起自己那个从初三用到现在的水杯,也是绿色的,有承接。打算换下来了。原来那个水杯,虽然是陶瓷的,但长久还是怕弄脏,所以一直装白开水较多。但两三年下来,终究还是老了。前几天晚上也刚刚跟爸爸开玩笑地说起,这几年里,它的陪伴。虽然很平凡很细微,还是因为时间而产生了厚重。爸爸说留着以后当古董。

   聚餐过后大概就四散了,回到M记借厕所一用……然后坐在楼下跟Lisa和温仪闲聊了几分钟,到两点多的时候启程前往南国商城那找建荣集合,再去弄社刊印刷的事情。走路到公车站,路上渐变繁华喧闹,车马喧腾。现代建筑造型犀利而枯燥,路过的时候,看见它们的夹缝中,一个老妇坐在一只小板凳上,乐呵呵地注视着一切。望向她的身后,看见夹缝深处有破落的民居。再看隔壁堂皇的店面里,店员端坐台前,认真书写,表情漠然。这是整个社会所携带的,一个随血液流动的伤口。贫穷与富庶,充足与空虚,无法调停。

   印刷社刊的事情,在印刷厂的小店面交待完之后,感觉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事情只是等待而已。随后跟建荣到欢唱找一群在此聚会的记者们,已经是下午四点。人倒也不多,其乐融融,轻松愉快。跟雅姐合唱的《因为爱情》,感觉不错,她唱得很棒,这首歌也很棒,看着画面都很想要看那部电影了。之前想要看,然而总是没时间。因为这首歌而爱上很多旧的事物啊。国语版的《无眠》,画面也美轮美奂。有灯火失焦后,呈现的错落光斑,流光溢彩,繁华纷呈。

  大概下午六点回家,搭公交车,雨时大时小,一群人撑着伞,就像公交站亭盛开了很多五彩缤纷的大花一样。雨中等了颇久,渐渐地剩下我一人在等候。但回家还不算太晚。路上有关怀短信,温暖人心。

  大约如此。睡觉了呀。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