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日志

 
 

奈若何  

2013-03-31 23:1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国荣逝世十年,图书馆学管会做了一个主题电影展,叫做《春光如故》。但宣传海报上他的侧影,不知怎的还是显现出一种陈旧的繁华。今晚便去看了《霸王别姬》。在报告厅里看电影,所得到的感受始终不同。周遭没入黑暗,只剩屏幕光影照人,仿佛给吸了进去,目不转睛。

  第三次看这部电影,对菊仙这个角色的理解加深了很多。相比段小楼,现在反倒更喜欢她。段小楼只知道他是疯魔的戏子,却看不到他内里孤独不安的灵魂。这一点他还不如菊仙。程蝶衣戒大烟的时候痛苦不堪,神志不清的时候呼唤的是母亲。而菊仙这时候就扮演着一个母亲的角色。她急急忙忙给蝶衣裹上衣物,扶起他无力的身体,抱在怀里时,脸上是若有所悟的神情与怜悯。程蝶衣此刻只是程蝶衣,她在他最脆弱的时候,看到了他的不安,他对于温暖、安定的需索,看到了凡人留在他身上的致命伤。

  菊仙在这部电影里,绝大部分,是绝对世俗化的一个人,只为生存之故奔忙。所以她不能懂得一个疯魔的戏子,就像许多的在柴米油盐之间周旋半生的母亲,不能理解儿女的追求。她也有点惧怕蝶衣,张爱玲如是说,“父母年老后,不知怎的总有点害怕自己的儿女。”但母亲总能够知道,在那些迷离的追求下,他们还需要一个温暖的臂弯,一个卸下心防的怀抱……但菊仙帮不了蝶衣,“不疯魔,不成活”。况且,老师傅说的话好像盘踞在整个故事里的幽灵,“人啊,都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程蝶衣是落在凡人堆里的,纵使有人懂他,却没人能够成全他。菊仙自己也要忙着成全自己。所以文革前夕那个暴风骤雨的夜晚,段小楼和菊仙在家中,烧着“四旧”,灯光昏暗,火光扑闪,他们俩喝酒聊天,排解苦闷和抑郁时,程蝶衣注定只能立于门外,像透明人一样旁观,而无法加入,因为他不属于这样的生活。没有人会解救他。

  最后文革来了,程蝶衣揭发菊仙以前妓女的身份,其实对菊仙并不是什么打击。真正让她心灰意冷的是段小楼的“我不爱她,我要跟她划清界限。”那一刻她也遭到了段小楼的背叛,与程蝶衣殊途同归。人走之后,荒凉残破的孔庙前,程蝶衣妆容凌乱,跪坐着一言不发。菊仙把宝剑送来交与他,两人平静地相望。一切语言都是眼神的重复,所以她欲说还休,最终离去。这样的结局,两个人想必心意相通。菊仙最后回望的眼神里,是同情,也是理解——两个人作为凡人那部分的共同理解。菊仙上吊自杀时,嫁衣在身,红烛照着她和段小楼的婚照,很有一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况味。程蝶衣的结局也寄托着同样的哀伤与遗恨。作为虞姬而死,时间定格,楚霸王仍然气拔山河,也就没有那么多往事,和那么多的将来了,再好不过。所以他且还是微笑着。

  片尾字幕升起的时候,我在等着《当爱已成往事》。遗憾的是报告厅也染着电影院那个坏习惯,每逢此时就亮起了灯,仿佛赶人走一样。音乐尚未响起,文件就关掉了。戛然而止,悻悻而归。

  本来想写月记之类的,发现没什么好写的。春潮带雨,连月不开,有时愉悦,有时“心里颇不平静”。总之生活简单,走走停停看看,仍然觉得自己抱着希望,一切很好。而觉得很好的人大概都没什么话好讲。所以最后写成了这篇不伦不类的影评?权当是坚持一种做法,免得于心不安。

  你好吗?我挺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