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日志

 
 

走完一个长夏  

2014-11-06 09:2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阵子又再听到《那年夏天,宁静的海》的时候,发现自己心里没有一阵涌动,方才觉得是时过境迁了。随着时间过去,生活的跌宕也一点一点被抚平,除此之外,也就是希望赶在夏天结束之前,能够去一趟海边而已。九月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小光头,一来二去变成了我的游泳教练,但到底也只是去泳池里扑腾了几回,后来天气渐冷,又心生倦怠,就没再去学。这辈子能不能学会游泳仍然悬而未决,但不妨碍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打海边来的,也不妨碍对大海的一腔热望。于是十月的最后一天,就翻山越岭的,坐上了赶往南部瓦哈卡州的列车。
  在首府瓦哈卡城呆了一天,看亡灵节大街小巷的妖魔鬼怪们狂欢后,跟朋友在街角的酒吧喝了一瓶 TECATE ,又乘夜车往南部的太平洋海岸去。那个地方叫做 Puerto Escondido,隐匿的海港。期待虽然是满怀,但路上却是颇多艰辛,因为的确是藏得很深。除了路途遥远,一路还山回路转,十分颠簸,加上车况不佳,逼仄而闷热,睡也睡不着,左右同伴纷纷晕车,自己也差点吐出来。等到十个小时山路过去,稀微的晨光里感到道路渐渐平坦,终于在棕榈树叶间看见大海的波光,才有云开月明之感。
  车停在沿海公路旁的一溜大排档边上,茅草铺顶,梁栋色彩斑斓,很有热带气息。不过一下车就一阵一阵热浪袭来,就已经是满满的夏天的感觉。普埃布拉或者瓦哈卡城都在高原上,平常也不曾流汗,到最近换季,清晨和晚上已经是一片肃杀的寒意,长衣秋裤是少不了的。如今再看到满大街穿着短裤背心,额头也沁出细细的汗水,心里旋即也变得很晴朗。坐在阴凉的木栏杆上休息,一边拿出了 Lonely Planet 翻看,一边跟餐馆的服务生搭话问来问去。他们清一色的有着黝黑发亮的皮肤和同样发亮的眼神,是大海和阳光的颜色,让人看了也觉得很快乐。
  几天的行程,基本上都是在赶一个一个海滩,但海滩各自的特色也不同。到达的当天下午坐着冲锋艇出了海,看到深蓝色的海水和船沿飞溅的雪白浪花,西班牙女人在海风里飘飞的长发,海鸟低飞掠过海面,墨镜上映出的炽烈的阳光。到了远一些的海域,向导终于发现了海龟的踪迹,船上的水手随即纵身跃入海中,电光火石间就将海龟抱住,海龟和我们都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抓到了船上。一开始它还扑腾得很厉害,但过了几秒又安静下来,纹丝不动,只是忧郁地看着海的远处。一船人轮番上去跟它拍照,摸一摸,尔后就又把它放回海里去了。这是旅途里非常有趣的一幕。
  到了晚上已经是很疲累,海滩边有一个盛大的聚会,也无心去撒野,只想找个地方吃海鲜,于是几个中国人外带一个中文讲得很溜的韩国人和一个在中国待过几年的法国人,一起从公路摸黑到了海滩,找海边大排档觅食。本来以为晚上海边应该是“东风夜放花千树”之类的繁荣景象,但实际却很是人迹寥寥,还远远比不上华侨公园海滨茶座的盛况。于是只得寂寞地找了一家有吊床的餐厅,一边在吊床上晃来晃去一边等着上菜,自得其乐。
  回旅馆的时候沿着海滩一直走,晚上的海浪声听起来特别的寂寞,像是中年男子喝醉后的絮语,偶尔怒骂一句。探照灯只有一盏,高高挂在远处山上,照着三两个人的影子和漫上沙滩的海浪的形状,看见一层一层的泡沫在反着白色的灯光,晶莹剔透的。后来索性脱了鞋,光脚踩在沙地上,发现沙子意外的细软冰凉,踩起来非常舒服。法国人说他不脱鞋,怕里边有玻璃碎。一群人就这样酒足饭饱,慢悠悠地走在夜晚的海滩上,听着海浪,晒着月光。此生的寂寞与漫长,好像都可以慢慢地消解了。
  诸如此类的,在旅途里有几个片刻总觉得心里十分宁静。另一个午后,车在沿海公路安静行进时,两旁树木葱茏,看到天空蓝而旷远,染着大海的气质。长途客车打开一角天窗,有三两片青黄树叶自此簌簌落下。帽子因为一直摇着扇风有了折痕,但密密的汗水还是浸湿了衣衫,一边则看着窗外不断远逝的风景。车上的小电视播着电影,西班牙语聒噪而琐细,让人想沉沉地睡过去。那时觉得这就是夏天的确凿的氛围,想到了朱天心写儿时台湾的海,“穿过林投与黄槿,便是海。”大抵也是如此。后来还爬上一座小悬崖,看到太平洋的苍茫落日,漫山遍野的白色花朵和崎岖的山崖,看到山高月小,海风冷静而悲伤。也曾浸没在碧蓝的海水里,被海浪温柔地推回岸上,或者洗掉全身的盐和泥沙,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在木头躺椅上晒太阳。
  从瓦哈卡回来的路上,又要翻山越岭。深夜里随着大巴车在山岚间回旋,路边闪过憧憧的山林树木的暗影,但天光却是很足。月亮已在中天,这辈子好像也很少看过那么敞亮的月光。听着《二十岁的眼泪》,想到二十一岁的自己和即将来临的二十二岁,忽然有些豪气干云的悲壮之感。离寒假也不到一个月了,朋友跟我说这周五就已经是立冬,仿佛岁月是忽忽而过。但在漫漫的长夜里,在大山大海之间,觉得生命里已经有很多事值得感激,这样也就够了。
  回到普埃布拉是清晨,路边的指示牌显示着气温10°C,一下子又回到寒秋之中,但有种一尝夙愿,夏天也心满意足地离去的感觉,可以迎接以后的许多事了。
  
走完一个长夏 -  再饮一杯茶 -      OMCOT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