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日志

 
 

踏雪泥  

2014-02-22 02:1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回忆起他儿时见到的祭祀的场面,只说是祖父会拿出五块灵牌放在桌上。 一块是曾曾祖父的,曾曾祖母则有两位,剩下两块则是曾祖父和曾祖母。祖上其实是揭阳人,曾曾祖父可见是娶了两房的,听说还雇有长工,倒还是大户人家。曾曾祖和曾祖辈的姓名俱已轶失,如今只知道祖父名水泉,字耿仙。祖母名王秀卿,亦揭阳人。记下他们的姓名,另外还想起了外祖父和外祖母墓碑上刻着的那些。那代人的名字还留着些古风余韵,很让人歆羡。
到曾祖父这一代时,家底还是殷实的。但似乎是遭逢动乱,不知怎的便准备下南洋去谋生计了。此去便是拖家带口,然而曾曾祖母不允祖父也跟去,因他是长子长孙,需留下来行些祭祀香火的事务。于是家里就留下了祖父这个小少爷和曾曾祖母,守着各位祖先。曾祖父则不知是去了越南还是印尼,也不知是否发迹。总之在他乡又生了儿女,也给家里寄过几次侨批,但终究没能回到故里。
祖父不幸嗜赌,宗族里视之为纨绔子弟,亦有亲族觎其房产,此为更不幸者。据父亲说,祖父虽嗜赌,却并不擅此道,后来竟胡闹到让人代赌,其后果如何简直可想而知。后来房子终于卖到那位亲族的手中。据说十几年后曾再去拜访该亲族,其人畏畏缩缩,仿佛是很怕访者来算旧帐。总之于祖父,是家产几破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变卖田产,收拾了细软,携着家口到汕头来了,准备到南洋去投奔曾祖父。
不料到了汕头,祖母却生了一场大病。祖父求医问药,加上各处花销,最后盘缠不够作旅费了,只好安定在了汕头。此际正值解放之初,大约正是土地改革吧,农村正是一片火热,可城里还是民生凋敝。为谋生计,祖父便又从城里迁到了玉井村,分得些薄田,勉强可以糊口。打这儿就算扎根了,也由此才有了那些个我现在过年过节的去处。
这之后的事父亲就没有再说了。但从小到大,听他谈及儿时家里的只言片语,再加上父亲那隐忍和过分敏感的性格,我想大概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但他又说其实这样颠沛流离,也还有幸事在其中。文革时划分成份,祖父还是被划成地主,盛怒之下他找上级理论,上级又派人去原籍复查。调查的人从揭阳回来,倒是把他的地主帽子摘掉了,却还戴上一顶”破产地主“的新帽,令人哭笑不得。不过这新帽总算不引人注目,在那时的洪流里一家人也得以保全自身,此为幸甚。
祖母原是生育了八个子女,其中三位早夭,如今只剩下大伯,大姑,二伯,二姑,以及最小的父亲。除了父亲,余下的伯父和姑妈们都仍住在玉井,鸡犬相闻,各有其幸与不幸。父亲排行老幺,自小最受祖父疼爱,这段家族的流离的故事,祖父也只跟父亲谈起过。除此之外,就只有曾跟着亲身经历过的年过七旬的大姑知道了。我也是家里老幺,受到父亲的关注也最多,所以很能体会到他的心情。有时虽不情愿,也须承认我的性格之中,关于隐忍和敏感的部分,就是父亲的影子。他如何是一个很灵光的孩子,如何被祖父拥着,与之讲述如烟往事,我仿佛都有着一样的体验。
父亲和我,身上都流淌着先祖的血液,流淌着亘古不变的启示和预言,而往后千年万年,亦将如故。我从他那里收下了所有的故事,收下其中所有的喜乐和伤悲,而它将作为我的铠甲,也将成为我的风帆,让我的生命不再如沧海一粟而能够穿越时空,让我能够扬帆起航而无畏狂风巨浪,使我得而遍历,使我有所皈依。
(2014-02-22)

后记:
今年寒假的某天夜晚,和我爸闲聊的时候他突然讲起来的这段家族史,当时趁热就记了下来。想着把记忆存在文字里,往后的故事才有人可续。今天是清明节,读起来倒很应景。
(2014-04-05)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