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日志

 
 

荒山之夜  

2014-10-08 03:5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一直记得很深刻,比如在山路上气如牛喘的时候,忽然就想起来,三毛写过两篇《荒山之夜》,还费心解释过一番。当下觉得这四个字倒是很贴切。
  墨西哥的中部是高原,首都墨西哥城或我所在的普埃布拉平均海拔都有2000多米,但也不至于有什么不适。因为地势的关系,街上总是阳光普照的,而且可以见到非常干净的蓝天和诡谲而奇幻的云朵,像满天的龙虎一般,反倒是造化。高原地区同样也多山,其中最富盛名的是 POPO 和 ITZA 这两座火山。到墨两月,无论去哪里,路上都能望见这两座山的身影并排而立,好像是永恒的守护。山下有绵延的草野,山间云雾如披风,山顶则白雪皑皑。旅途中有时太阳初升,可以看到阳光从顶峰处启明,然后一路下山,照亮土地和山峦,把夜色驱逐。一路上便望着雪山出神,心里空空荡荡但是却感到另一种盈满,到后来慢慢变成夙愿。
  前一阵子机缘巧合,认识的一个法国人招呼我们去爬山,听说山顶日出很美,于是欣然前去。那山虽不比 POPO 闻名,但也是墨西哥的一处胜景,名字叫做 MALINCHE ,也是国家公园,最高处海拔有四千多米。后来在路上遇到其他登山者,跟我们闲聊的时候,说 MALINCHE 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西班牙人当年征服墨西哥的时候,这个女人专门给西班牙人带路,叛国行径诸多,直到现在也为人诟病。却不知为什么变成这座山的名字了。
  出发那天是周六下午,约好的是一点出发,结果一拖再拖,等到四点多才从凑齐人从家里出来,几经周折才找到搭车往 CANOA 的公交车,这才体会到法国人的不靠谱。出门不久又开始下起细雨,公车走了一段时间,到了乡下路段的时候,雨势便开始变大,瓢泼似的从天落下。乌云压境,乡间公路两旁看到的都是无际的玉米田,时不时也掠过一些钢筋水泥袒露在外的建了一半的房子,一幕一幕都显得十分荒凉。
  下雨的时候很容易有无名的愁绪,中国人安安静静地坐着,几个法国人却很雀跃。有个留着很滑稽的小胡子的法国男生叫 Ambroise ,总是趁另一个法国女生没注意的时候偷偷蹭过去亲她,像热爱恶作剧的小孩一样,让人看到也觉得很欢快。同行还有一个墨西哥人 Barino ,他带了吉他,半途就在车上弹唱起来。之前在某个生日聚会上,众人围坐在篝火旁的时候,已经听过他唱歌。如今换了个场景,狭小的车厢里回荡着他的歌声,仿佛沿途暴雨也成为一种纵情恣肆的快乐。
  在这边遇到了各个国家的年轻人,其中嬉皮士特别多,长发、大麻、衣衫不整,凡此种种都在说着他们的迷茫和混沌。而中国人大多怀着中产阶级理想,人生轨迹有迹可循,如此生活久了,慢慢已经成为一种定式,成为一个一个坚定而乏味的人。有时看到嬉皮士们,内心会有些抵触,认为他们没有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云云。但坐在篝火旁听他们唱歌的时候,在车厢里看他们随着吉他手的节奏一起拍手的时候,又很为他们的天真感动,也莫名的有些自惭形愧。不过人总不能什么都想要。这样一想也就释怀了一些。
  抵达 CANOA 后,因为天色已晚,再没有往山腰处营地的班车,所以只能碰运气一般地一路走走停停拦车,而且竟还给我们拦到了。墨西哥人大都非常热心和善良,与陌生人之间没有很强的戒备心。有时搭公交车顺口跟司机问了一下路,其他乘客听到了,在到站时就自己纷纷地来提醒我该下车,常常让人心头一暖。倒也不觉得国人就是冷漠和自私的,只是大家如今好像都变得很害羞。
  一行十多人挤在小小的面包车上开始往山上行进。盘山公路蜿蜒而上,两旁疏落有致地列着高大的针叶林,挺直落拓,肃穆且充满了尊严,似乎千百年来都是同个模样。一路罕有人迹,只有这辆车在孤独地转弯,而气温也越来越低,冷风一阵一阵从窗户灌进来,冻得整张脸似乎都失去了知觉,但却很爽。想到的是近两年冬天的情状了,厚重的衣物,口中呵出的白气,清晨苍白的阳光,教室冰凉的桌椅,诸如此类。于是忽然特别地想念冬天。寒冷和黑暗都有孤独的气质,适合想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坐在前排的 Lena 是法国和哥伦比亚混血,长得很美,有欧洲的精致和拉美和风情。我看见她的侧脸,无表情地向呼啸而过的树林深处张望,发丝和二手烟一起散在风中。我们就这样与夜晚一起抵达了营地。
  度假中心长得像个村寨,有许多的木屋,管理处也是一个小木屋,在夜晚的山间看起来特别的有味道。在管理处把手续办妥之后,一行人就走到露营区把帐篷支起来,把火也生起来了。虽说只是在山腰,但海拔已经是很高。走在坡上可以看到远处城市的万家灯火尽收眼底,荧荧明明的像是一片炽红的岩浆。他们在唱歌聊天吃东西的时候,我想走得更近些去看那夜景,但走了很远仍然找不到一个可以瞭望的尽头,城市却仍然在更远的地方。于是只能悻悻而归,兼带着气喘得厉害。 
  大约零点的时候钻进帐篷小睡了一会儿,到凌晨两点半被叫醒。爬出帐篷时篝火已经稀微,冒出呛人的烟。众人稍整理了下行装,就开始真正的登山了。走出寨门时一大群狗忽然跑过来朝着我们狂吠,虽然它们的动作也止于此而已,但凶悍的犬声在山林里回荡的感觉还是有些渗人。在手机手电筒的映照下,第一次见到午夜的深山,更深露重,万籁俱寂,到处影影绰绰,仿佛在混沌的异次元。
  领队的人说大概要爬四个小时才能抵达看日出的地方,先有这样的预设,脚步突然沉重了一些。随着海拔升高,不仅寒气袭人渐甚,而且呼吸困难,更是举步维艰。约走了一小时后,同行一个法国女生体力不支,决定中途折返,Ambroise 于是陪着她一起返回营地。剩下我们数人,稍作整饬后又开始进发。山路上布满了夏季暴雨席卷过后留下的坑坑洼洼,因为没有人准备了专业的手电筒,靠着手机微弱的灯光还是有些吃力,三三两两相互扶持着前进,走起来要特别小心。
  虽然长路仿佛没有尽头,人人身心俱疲,但仍觉得爬山是一场充满了感动和希望,并且使人宁静的征战。越接近顶峰,路越难走,但看到的景色也越壮美。那时树林已经稀疏了一些,多的是草甸。有时候就能够望见一大片辽阔的星空在天穹铺展,那是真正的苍茫无际的星河,密密麻麻地闪耀着,充满无暇而原始的生命力。在那样浩繁的星空下,顿觉城市仿佛是幻梦一场,而远古从来都不曾失却。有片刻实在累到不行,直接躺在地上,看着星星发了很久的呆,觉得可以更久。那时又想到陈升的《路口》,“你的泪光是遥远的星光,却在寒夜里轻唤我醒来。”
  六点半左右抵达顶峰旁边一片谷地,决定扎营等日出。找来的柴火都被露水浸湿,火没有生起来,大烟大雾倒是很蓬勃,呛得人受不了。日出之前的气温比深夜的时候还要更低,几个人就挤在一块儿取暖,但还是止不住的瑟瑟发抖,简直可以死一死了。等到火终于生起来,东方已渐白。随后朝阳出云,万物更生,精神也能够抖擞振作,吉他手就又开始唱歌了。
  这段山路这样走过来很像以往坐夜车的经历,穿过旷野和山峦,穿过群星和月亮,有一个可以抵达的地方。就很好。

荒山之夜 -  再饮一杯茶 -      OMCOT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