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日志

 
 

离家两万里  

2014-09-06 13:4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墨西哥城时间来说,我们是八月五号抵达的,说起来就已经是一个月了。前天跟她们说起这个日期的时候,都有要纪念一番的念头,然而今日还是各自飞了。末了只是晚上自己在住所做了两个菜,权当作小小的纪念。想来出国以前二十年的人生从来没下过厨房,来这里一个月而已就能养活自己了,也是人在江湖的很好的佐证。
  说起自己现在的住所,其实挺难定位的。有时候为图方便会把它称作“家“,比如”今晚就在家做饭啦“等等。但是话一出口又觉得十分别扭,似乎是某种亵渎和轻贱。有时出去玩,经过一番舟车劳顿回到公寓,会有如释重负之感,仿佛已经生了一点点根在这里。但大体上又还是过客的心情居多,所以就很矛盾。去年夏天刚下乡完从汕尾归程,夜车驶入灯火通明的广州城时,心里竟有一阵归家的雀跃。因为惊讶于在广州才呆了一年就有这样的心情,所以那一刻的记忆很是清晰。而今在异国他乡一切又重新开始,却并不太相信那一点点的根,能越发地生长和茁壮。
  这两天 Yolanda 过来普埃布拉看望我们,这是她漫长的暑假旅程的最后一站,虽然她一直说舍不得离开墨西哥,但早上送她到车站的时候,忽然又顿了顿跟我说,这会儿想到回家倒很好了。想来此刻大概她正在飞过大西洋,一路往东,追云逐日地往广州去吧。羡慕之余,忽然想深深地叹口气。
  在广州读书的时候也好,在这里也好,虽然想家的情绪常常很多,但却从来不敢自诩是个恋家的人。家里人都是奉公守法的小市民,父母对生活没有太高的要求,一直都是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日子。而我大概是年少心高,总是向往某种远大。因而很多时候虽然挂念,实际上一路摸索前行,都没有再回头,渐渐地已经离家很远。偶尔打个电话回家,像例行公事一样匆匆地把自己的近况交待一番,让家里人放心,再关心下父母身体安好,闲聊数句来回,也就罢了。如今想来,好像从未跟他们讲过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只是一直一意孤行,留给他们一个背影。养儿如此,大概父母也是很寂寞。
  出国前妈妈从家里的花盆土里取了几颗小石子,洗净之后装袋放进我的行李中,叮嘱我一旦在国外找到住处安定下来,就从屋里接水,冲过这些石子再喝下。这应该是侨乡的某种风俗,但下午整理房间的时候翻出这个红纸袋,却还是纹丝未动。有时我会想起八月四号那天上午在白云机场的场景,仿佛就是各自人生一个很好的隐喻和映照了。Elena 是她的男朋友来送她,Estela 是家人来送她,而来送我的则是各位亲爱的朋友——我的庭院里是种不下桑树和梓树了,只能在行囊里放下几片风干的树叶,尔后纹丝不动。
  “四十岁的时候我们再相逢,笑说风花雪月算什么。没有哭,只有笑,笑你当年的荒谬。没有哭,只有笑,笑你一个人,走出风中。没有哭,只有笑,笑你当年留不住。”
  这是陈升一九九四年写的歌,我都二十一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