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日志

 
 

难逃  

2015-03-18 15:1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历新年那会儿,偶然读到一首诗,叫《新年作》,作者是宋之问或者刘长卿。因为是贬谪诗,读起来总有点哀怨。但都有点望乡之情,好像也可以借来抒发抒发。里边有一句是“春归在客先”,不知道是因为这样被提醒着,还是因为雨又开始断断续续下着的缘故,才真的觉得春天到了。刚刚翻了下日历,原来惊蛰都已经过去,这周六就又是春分,太阳直射点又要一路往北,白昼渐长,黑夜渐短。
  今年的春分恰逢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是爸爸的生日。自从五十岁之后,他就开始觉得应该过过生日了。只是他五十岁的时候,二零一二年,我也刚好高考完去了广州读书,所以都陪不了他。按理自己应该也不会忘掉,但姐姐还是每年都会提前很多天来提醒我,要记得打个电话。一三年他生日那天晚上,我好像是从宿舍出来去图书馆的路上打了个电话给他。结果那时候他正在下露,忙里忙外地帮着处理奶奶的后事。素来亲缘寡淡,所以竟是到那时候才知道奶奶去世的事情。不过心里也没有什么波澜,反倒觉得对她是一种解脱。死者已矣,是生者还要继续一份艰难。
  到了一四年生日的时候,记得也是在晚上打过去的电话。那天下午刚确定了大三到墨西哥的事,于是电话里一并讲给他听。现在只记得当时自己的兴奋之情和他隐隐的担忧,其他的情状都已经漫漶,这不知不觉也是一年前的事了。
  跟朋友聊起来,总觉得年轻的时候一切都变化太快,一年一年里经过的事情太多,回过头看总会觉得时间上有差错。去年读过朱天心的《古都》,有一段话时时会想起:“……太忙了,一两年间的事,所动用的感情和不一定是伤心才掉的眼泪远远超过其后二十年的总和。”虽然这样朴素地活着,也很多年没有再哭,但感受大体相似。都在一个动荡的年纪里,只是繁繁复复,各有不同际遇。
  到了父母这个年龄,日子就四平八稳地多了,只是渐渐地也会发现一两年间他们会老得特别快。讲话变慢了,头发变少了,也一点一点地胖了起来。最近也开始时不时跟我说着,不想我毕业后去国外工作,找份差不多的活儿呆在国内就好,诸如此类的话。可是也只能是无奈地听着,好像看得到电话另一边他们小心试探的表情……父母老了之后好像反倒会有点害怕自己的儿女。
  工作的事,自己也是没有什么主意,心里杂乱而不安地做着各种考量。而回国的日子在即,仿佛要从一场逼真的梦境里醒来面对现实,也不由得抓紧时间来好好烦恼一番了。有时觉得年轻的时候该四处走走看看,有时也觉得此生漫长,慢慢来就好,不用慌张,可有时也怕人世艰难。
  我们这几人回国,又有几人要出国,诸事轮转,不知怎的总要想到白云机场那个安检的大门。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