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MCOT

 

 
 
 

日志

 
 

夜凉  

2015-05-10 13:4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在旅馆的小院子里找了个位子坐下。刚从便利店买了面包和果汁回来,走得急了点,就感到有些热。然后想着,果然是入夏了,连普埃布拉的夜晚都开始不凉快。早上跟在成都上学的朋友聊天时,把这里的气温给他看,还让他好生羡慕。末了说到回国的事,他就幽幽地补了一句,让我好好准备迎接汕头的夏天。
  立夏方过,但好像从今年很早的时候就听到了汕头的热。如今慢慢地又要进入盛夏,蝉声渐隆,白日渐盛,水泥路面要散发灼人的热气,凉席上会有长长的安逸的午睡,晚上可以坐在凳子上吃西瓜,一边看电视一边吐西瓜籽。一年又如是,想到这些画面,就觉得那热来得怡人,一点也不恼。这大概也有记忆静静作祟的成分在,总觉得从前一切都好。若干年后回想起这普城最后的夜晚,又不知会是怎样一番今不如昔。
  也许会在烈日下满头大汗时,怀念起普埃布拉四季如一的平淡的气候。也许天气晴好时,又想到无垠的蓝天里,波波卡佩特雪山照了半面的阳光。也许是夏天晚上走过二教中庭时,想到 BUAP 那几百年历史的学院楼里高高的石拱顶,和站在其下的阴凉。也许刚好又去买面包和果汁,对着店员的冷眉冷眼,小心客气地付过账后,想起老墨们随时笑着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
  说也奇怪,这一年来对这里也颇多微词,时不时地跟人抱怨,临别的时候竟统统只记得它的好了。又觉得所有快乐的和难过的时刻都留在了身后,揉杂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从中走出,仿佛是穿过了一阵浩荡的夜雾,夜雾里听见了深深的清寂的钟声,久久盘亘不去,隐约地看见头顶有满天的星光。待穿过了它,所历的一切便俱散去,只有清晨的露水轻轻沾湿了裤脚。此刻就是以旅人过境的心情,从长长的梦中醒来,有淡淡的失落,但见日升灿烂,又开始充满了启程的心情。只是做着梦的时候又知道自己在梦中,免不了要任性,留下了些遗憾,如今梦醒也便不能解了。
  回国在即,另一方面忽然也有点体会到何为“近乡情怯”。只是从前的人是双鬓斑白,满面风尘,怕再难认,自己则不知道在怯些什么。好像是自己如果改变得多了,便是对旧人旧事的不忠诚,因而有怯怯的负罪感。但这应该也是无谓的自恋的枷锁而已。世事滔滔,总轮不到替谁掬一把泪。前阵子听到 Neil Young 的一首歌叫《Journey through the past》,当他唱到“When I am going back to Canada...”时,场上忽然响起了一阵掌声。那个现场是在多伦多的一个音乐厅,他恰也是加拿大人。听到那处掌声,忽然便心头一暖。彼此亲切的对待,这也就是唯一所需要的了。
  祝自己有个好的夏天。

 夜凉 -  再饮一杯茶 -      OMCOT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